碎叶

偶尔把自己脑洞写出来的小透明,不是太太
可以叫我叶子或者碎叶或者碎碎
李白的终极粉丝迷妹,本命小空和小哥and楚子航
文只写空中心向和网空CP,偶尔也吃all空什么的叛一下国
ky什么的最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骂人很难听的哦
坚决不写肉(但喜欢吃肉,写肉的太太都是天使),拉小手亲小嘴极限。肾虚不解释

一枝红杏压海棠(网空校园梗续Ⅱ)

算是双旦贺文吧(我知道不是,别打我)

每次看完其他太太的文,都想把自己的文删完肿么破

ooc,ooc,ooc。(ky滚远点)

高冷解剖教授网×七逃囝仔学生空

 

 

“嘿,你看,小空又抱着垃圾桶吐呢。”

“啧,估计又是才从网教的办公室里出来吧。”

……

生物系的学生们日常为小空点蜡,同时为网教找到了新的玩物,不再折磨他们而沾沾自喜。

“嘘,都别说了,网教要出来了。”不知是谁吆喝了一声,路过的学生们纷纷息声,目不斜视的匆匆走开,只有几个大胆的女生出于好奇还偷偷瞅上几眼。

“吧嗒。”是门把被拉开的声音,网中人悠哉悠哉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靠着门居高临下的望着小空,扬着嘴角似笑非笑。

旁边的女生被他微微上扬的嘴角勾的神魂颠倒,在内心咆哮,论坛里说的都是假的,以前给我们上课的网教也是假的。这还是我们系著名的“冷面王”吗?说好的冷艳不可方物,说好的不苟言笑呢?还是那个曾经创下过80%最高挂科率的网教吗?

然而在看到网中人的一瞬间,原本还要死要活的坐在地上,吐得天昏地暗的小空背后一凉,回想这几日不听话的悲惨下场,他的身体反射性的抖了两下。不敢造次,他立马拍拍屁股擦擦嘴,站起来乖乖鞠躬:“网教好!”

“嗯。”网中人淡淡的应了一声,点头向小空说:“小空同学,我解剖的技术怎么样?给你上的解剖课还行吧?”

“生动活泼,形象生动……”小空结巴一下,脑海里浮现刚刚网中人在办公室给他展示的一点点用解剖刀剖开的“形象活泼”的人体器官,又差点吐出来。

但是看看网中人的眼神,小空明智的憋住了。他继续磕磕巴巴的说,“网…网教,您教的很…嗯…好,技术也很高超,解剖课也……咳,生动形象……活泼有趣。”小空第一次发现原来违心话也可以那么难说。

围观群众捂脸,这才几天呐小空,你就被调教的那么乖巧听话,不到三天就溃不成军,说好了的要攻了网教呢?拿出你第一次见面调戏网教的勇气啊喂!

“是吗?”网中人斜倚着门,头微微歪着,难得一见的露出闲适的表情。他貌似随意的开口,薄唇微抿,吐出来的话却几乎让小空吐血:“要不我们再来一次?”语气随意的好像在说“好天气呀,不如我们去散个步?”

小空听到这,顿时吓得腿都软了,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他一把坐在地上,回想这几日遭受的种种非人虐待,差点就要崩溃的抱着网中人的大腿,哭着求他放过自己。

但是史家人能是那么没节操的认怂吗?(bu ni)

他憋住眼泪,可怜巴巴的望着网中人说:“网教,你已经连续上了那么多次课,一定累极了。不如休息一下吧。”

装可怜这一招小空敢拍胸脯保证自己绝没有失手过。史家人天上的好皮相在哪里都能吃的通,小嘴一拉一嘟,掐自己大腿两把,逼出泪花,眼泪汪汪的望着他,委屈巴巴的,任谁看见了都心疼不已。

节操诚可贵,尊严价更高,若为小命故,二者皆可抛。

网中人看着小空肉乎乎的带着婴儿肥的脸,撅着嘴我见犹怜的。那双遗传了史教授的多情的桃花眼,此时缀上几滴泪花,泫然欲泣,楚楚动人,他甚至已经听到旁边女生捂心尖叫的声音。但他的内心毫无波动,唯一变化的就是想捉弄小空这只可怜巴巴的小狐狸的心思更重。

跟解剖、医生相关这些职业的人,因为压力原因,多少都有点怪癖。网中人虽然没有什么压力,怪癖好还是有的。但他天天一身生人勿进的气场,几乎没人知道他有恋哭癖。见到别人眼泪汪汪的,总是恶劣的想欺负两把,把他弄哭,心里就莫名的高兴。

网中人脸上不表,只是笑容更深。他的笑很漂亮,上扬的嘴角像是上弦的新月一样勾人心弦。

魔司令刚走近网中人的办公室,就看到自家上司勾人的笑容。作为数年来唯一能忍受网中人,并成功的和网中人相处副手,他深刻的了解到,网中人那张高艳冷傲的脸皮下是何其的腹黑,满肚子坏水儿这个词绝壁是为他造的。

在魔司令看来,这种笑根本就是恶魔用来引诱小绵羊跳坑的诱饵,他已经依稀看到自家上司肚子里面翻滚的坏水。作为一个未雨绸缪的好副手,他已经开始在脑中描绘马上小空跳楼的可能路线以及阻止他的最佳方案。

而这边,网中人的笑容突然加深,带着几许玩味的味道,“好啊。”他微微弯腰,向小空伸出一只手:“快起来吧。”

小空望着眼前这双手,白净纤细又不失力道。拿刀做精细活的人通常都十分爱护自己的手,网中人也不例外。但作为一个被上天格外宠爱的人,哪怕跟那些靠手吃饭的手模们相比,他的手精致又漂亮,也毫不逊色。

古人云:“食色,性也。”任谁见了这么好看的手都会忍不住摸上两把。

但小空却不敢抓上去。

火星撞地球了?世界末日了?网中人突然良心发现了?靠,还是最后一个结论最吓人。

见小空脸色几番变化,就是犹犹豫豫不敢起来,网中人放轻声又说一遍:“快点起来吧,地上凉。”

你能想象一个平常摆着一张“全世界欠我250万”的臭脸的人,嘴要么跟个蚌一样紧闭,怎么撬都撬不开,一旦说话“嗖嗖嗖”的跟冷箭一样,句句戳人要害,让人吐血;白长了张好脸,平常基本不用眼看人,唯一的例外就是用眼刀飞人。这样的一个人,突然面带微笑,向你伸手,还以轻柔到不可思议的语气跟你说:“地上凉。”然后询问你的意见说:“快点起来吧。”你能想象这种感受吗?

反正小空望着那张好看到近乎妖孽的帅脸,一时间只觉得春暖花开,自己的春天似乎要来了,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不胜受恩感激。

鬼迷神窍一般的,小空忘了这几天自己过的炼狱一般的生不如死的日子,忘了面前这个人根本就是披着张好皮的恶魔。他把自己的手搭在网中人的手上想要借力站起来。

面对这一副“貌似”和谐温馨,充满了粉红泡的画面,单身汪魔司令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他默默的吐出一句话:妈的,死给。

然而小空没想到,在他起身站好的一瞬间,网中人突然发力环住他的腰,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网中人周身的气场霸道的拥来,小空下意识地想要远离,向后退。不想正遂了网中人的意,网中人亦步步紧逼。

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的小空有点方,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凉意透过薄薄的衬衫传来时,他才发现自己被逼到墙角了。他有点不知所措,茫然的抬头,却只看到某人精致姣好到令校花也嫉妒的下巴,还有扬起的带着不明意味的嘴角。近十公分的身高差在距离无穷小时带来的是无限大的侵略感。Dior桀骜系列的香水味淡淡的萦绕在他身边,一如网中人的霸道强势。

网中人低头,弓下腰,沿着小空的脖颈贴上来,温热的气息点点喷洒在敏感的皮肤上,四处游走。阵阵酥麻的感觉不断撞击空白的大脑,小空才意识到,他,史·戮世摩罗·空·仗义,中文系赫赫有名的七逃囝仔,乘船从来不用桨,全靠浪的浪里小白龙,居然被壁咚了!

完了完了,小空绝望地捂脸,他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没了。他已经听到围观的吃瓜群众狂按快门的声音,并且预料到今天温皇论坛的头条将是“一枝红杏压海棠,史艳文二子小空欲攻网教反被压”

还没等他伤春悲秋的感慨自己英名不在的时候,网中人的动作再度让他毛骨悚然——网中人放开他的腰,松开的手在他身上蜿蜒游走,最后扣住他的下巴,逼他正视网中人。

两人对视良久。

正视网中人的脸,小空突然觉得网中人的脸从这个角度看,格外的好看。狭长的眼是传统的美人眼,冷傲又不羁。鼻梁坚挺而富有立体感,是和中国人不同的深邃。

突然他心头一跳,红晕从网中人指尖下散开。小空别扭的把脸别开,暗骂自己没出息,竟然对网中人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网中人却丝毫不在意。他再次压近两人的距离,压迫感骤现。小空脑子一片浑噩,四肢僵硬,任由网中人动作。

他的唇几乎已经贴上了小空白皙的皮肤,若即若离。先是引人犯罪的锁骨,歪到好看弧度的侧颈,然后是耳垂,下颔,最后缓缓停留在小空的嘴角。

小空微微颤抖着,已经认识到即将发生什么,认命的闭眸。

网中人则是满意地看着小空因他而起的颤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借位kiss这种东西哪怕是第一次用,他也用的得心应手,不给小空点教训他就愧对“金光第一邪”这个称号。

暧昧的动作,网中人压低声线,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听说你在温皇论坛上说要攻了我?”他轻笑两声,足以蛊惑人的笑声在两人之间回荡,“是我网中人老了拿不动刀了,还是小空你飘了?”

……

……长久的静默。

咔嚓,小空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吾命休矣!”

 

 

 

 

 

题外话

温皇论坛今日头条

“惨惨惨,昔日小霸王光天化日之下反被压,连喊不要为哪般”

MP3:“网教好。”

“嗯。”“小空,我给你上的……技术怎么样?”

“网……网教,您……很好,技术也很高超。”

“是吗?不如我们再来一次?”

“网教你已经……连续上了……那么多次,一定累极了,休息一会儿吧……”

中间的话被人断章取义的刻意消去,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语言,不但不显得不自然,反而更添暧昧,再加上小空微微带上的哭腔,让人浮想联翩。

下面配上那张小空被网中人壁咚的图片。

网中人背对着镜头,单手撑墙,把小空限制在狭小的空间内。两人的头错开一个很微妙的角度,恰好能看见小空因惊讶而微微睁大的眼睛。

嗯,怎么看两个人都是在kiss,做些不太健康的事情。

 

 

 

为什么是续Ⅱ呢?因为续一论坛体卡文了。

续一大概就是两人在论坛上被凑CP,小空看见了上去争辩。吵着吵着就变成了“就算我们俩是一对也是我攻了网中人”

就这么凑乎着看吧ヾ(=・ω・=)o

双旦快乐!真·圣诞贺文下个星期发。

最后,臭不要脸一下,上面那个人说她想要评论

最后的最后(你到底有几个最后),我可能……

算了,下次再说。(超怂的)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碎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