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叶

偶尔把自己脑洞写出来的小透明,不是太太
可以叫我叶子或者碎叶或者碎碎
李白的终极粉丝迷妹,本命小空和小哥and楚子航
文只写空中心向和网空CP,偶尔也吃all空什么的叛一下国
ky什么的最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骂人很难听的哦
坚决不写肉(但喜欢吃肉,写肉的太太都是天使),拉小手亲小嘴极限。肾虚不解释

度风雪

好久好久以前……好像听到有人想吃糖?

一个万字短篇的结尾,前面还没写好。

就这么凑合着看吧

Maybe ooc

听说文设和小说更配哦!戳这里→http://nianchuzhishang.lofter.com/post/1e3a20e8_11c110be


 

掌心传来的温度,暖和舒服到让小空餍足的眯眼,任由网中人拉着走。

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他偷偷地伸出一截手指,在网中人的手心慢慢勾画,“Happy Christmas”

末了,仍觉得不够,胸膛的悸动让他莫名其妙的兴奋,想对网中人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抿着嘴背对着网中人偷笑。

但他最终安静下来,比刚才更为郑重的,在网中人手心一点点,一笔一划的写着,仿佛写下的是他的全世界。

点,折勾,点……

幸福快要将他的心房溢满,多伦多来自西伯利亚的冬风也吹不散他脸上的热度。心在胸膛剧烈跳动,一声一声像是在敲着鼓点。

小空满心欢喜的刚写完,网中人的头斜伸过来,棕黄色的发勃勃的映在他面前,像是层薄纱,呼吸间都贴上他的面颊。小空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呼吸。

网中人用中文轻轻地说:“我也心悦你。”

脑子瞬间空白,忘了问网中人什么时候学的中文,忘了该回答些什么。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只记得网中人的唇,闭合之间都在述说着喜欢他,还有他的脸火烧一样的温度。

小空连着走快几步,背对着网中人,不想让网中人看见他的窘迫。

风雪中,网中人的皮靴和小空的毛靴在雪地上踩出咯吱声,在静谧中相互应和。临街的一扇精巧的窗透出橘黄色的暖光,照亮他们前行的路。

不经意间看到小空脸上的赧色,网中人在背后轻轻地笑了一声。声音低沉有磁性又苏,低音炮这个词仿佛为他而生。他怕小空走得太远,就喊了声:“别走得太远,会找不到路的。”

小空走在前面,把红透了的脸埋在蓬松的围巾中,充耳不闻,只是加快了步伐,嘴中嘟囔着:“骗人,我会走丢吗?……”

无他,网中人故意哈口白气:“好冷。刚从办公室里出来,脸都要冻僵了。”

小空听到这,不由的放缓脚步。等到网中人跟上,走到他身边时,解下围巾,把长长的围巾的另一头扔向网中人。“哼,小爷我赏你半条围巾。”

网中人慢慢的套上围巾,很暖和,带着小空的体温,还有他平常用的护肤品的清爽香气。但接下来,网中人就有点哭笑不得了。

怎么说呢?两个人共系一个围巾并排走,温馨甜到虐杀单身狗。但如果一前一后的走着,就特别像是遛狗的。

突然生起逗弄小空的心思,网中人颇有气势的扬起围巾的一头,像是威武的大将军甩起马缰一样。“驾!”

小空气急败坏的回头,瞪大眼睛说:“你!”橘黄色柔和的光照在他的脸颊,他鎏金色的眼眸此刻更像是透亮灵动的猫眼石,往日淡漠的眉眼也被抚柔了不少。

网中人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他最终还是没有把围巾抽走,只是赌气似的,气鼓鼓的走在前面。

看着小空一个人在前面生闷气的背影,往日里在公司高冷毒舌的像是个仙人的网中人,嘴角都在含笑。

他们就这么一直不紧不慢的走着。

风雪揉皱整个城市的眉眼,四周飘着空灵又欢快的圣诞歌,此刻的多伦多宛若朦胧的仙境。

独小空有些瘦弱的背影清晰万分,万籁俱静的时刻,她清脆的声音哼着不成曲的调子,断断续续的传来。网中人的眼里也只有他。

小空似乎又不生气了,步伐又轻快如旧。有时一蹦一跳的,间或转个圈瞄两眼网中人。他突然停下,伸出苍白又指节分明的手,接了两片雪,伸出红红的舌头舔舔,尝一下雪的味道。回头朝网中人一笑。

那一瞬间,网中人深刻的体会到当初造“回眸一笑”这个词的人的感受了。

望着他轻快的背影,网中人笑,心里浮动着莫名的情绪:“转世千年,还好这一世,没把你弄丢。”



就问你甜不甜!

最近学习上出了点问题,好久没更,真的是万分抱歉。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碎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