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叶

偶尔把自己脑洞写出来的小透明,不是太太
可以叫我叶子或者碎叶或者碎碎
李白的终极粉丝迷妹,本命小空和小哥and楚子航
文只写空中心向和网空CP,偶尔也吃all空什么的叛一下国
ky什么的最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骂人很难听的哦
坚决不写肉(但喜欢吃肉,写肉的太太都是天使),拉小手亲小嘴极限。肾虚不解释

网空校园梗

网空校园梗,欢脱向。
高冷教授网和七逃囝仔空。
答应的文,3900+

  金光大学今天出了件大事。
  中文系史教授的二儿子小空去上了节生物系解剖学网教的课,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了。
  中文系本来就和生物系关系不好,这下梁子彻底结大了。中文系的学生是势必要为他们兢兢业业 ,可亲可耐的史系长出口恶气;生物系听了也不服,扬言要替他们系的颜值担当网教找回场子。
  这场腥风血雨还得从今天早上说起。
  小空日常在课上同史教怼,日常被从经贸系默教那里匆匆赶回来的俏如来怼回去,日常被物理系的他叔父揪耳朵骂,日常……啊,没有日常了,往日总是力挺他的雪山银燕去隔壁大学交流学习了。没有了每次他说完话后的那句“泥锅说的对!”,他底气不足了很多,最后垂头丧气的被藏镜人轻松的拎着领子揪了出来。
  藏镜人把小空放下,朝他嫌弃的挥挥手“走吧走吧,该上哪上哪去,别再上你爸这儿找事儿了。”
  小空委屈巴巴的走开,小弟走了,这个家里就没有人爱他了。在确定离藏镜人的距离为安全线以外后,他立马放言:“我要做七逃囝仔,我要去找干爹。”然后气势汹汹,毅然决然地走进生物系的大门。
  金光大学说是大学,但各个系之间相对独立很多,每个系自立门户,在占地庞大的校园内,圈出一块地作为自己的地盘。
  小空进入生物系的大门,轻车驾熟的找到系长办公室,一头摔进坐在真皮座椅的人怀里。
  “帝鬼干爹,我被史家人那群大坏蛋欺负了,嘤嘤嘤~”
  帝鬼原本捋着小空的短毛的手一顿,脸色一沉,拍案而起,对门外的助手煞魔子说:“把三尊三位教授找过来,去中文系给我们家空仔找回场子去!”
  “别别别,干爹冷静。”小空连忙拉住帝鬼的手。开玩笑,要是让他干爹和三尊跟他爹还有他叔父干起来了,整个金光校区都得消失一半。所以这明明是一个文化类大学,为什么每个教授的武力都变态到能日天日地呢?小空不禁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小空,小空?”
  小空这才回神,映入眼的就是帝鬼略带担忧的脸,“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犯病了?”
  总感觉这话带着莫名的歧义,小空在心里暗自吐槽。“哈哈,不是。”他打了个哈哈,瞬间转移话题。“帝鬼干爹,我离家出走,无家可归。干爹干爹,你收留我好不好?”蜜汁卖萌。
  “没问题。”小空来他这儿,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帝鬼大手一挥,扔了张黑卡在小空面前:“密码你生日,随便你花。”
  “谢谢干爹,”小空美滋滋的说,“吧唧”一下亲在帝鬼脸上。
  帝鬼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但还是没忘说:“玩是可以,但是学业不能荒废。让煞魔子带你选几个课目修一下。”
  “OK!”小空乐滋滋的从帝鬼身上爬下来,乐颠儿乐颠儿的去找煞魔子。
  “我要学挂科率最高的一门。”小空斗志昂扬的跟煞魔子说,意图在生物系大干一场。
  煞魔子的表情有点微妙,但碍于混世大魔王的威名,还是把上课的时间地址,还有资料都递给小空。
  望着小空远去的背影,煞魔子忍不住打个寒颤。两大魔王相遇,这生物系的天,怕是要变。要不他还是辞职,和大师兄一起跳槽为妙?
  小空边走边翻着资料,发现今天上午就有一节解剖课,并且他已经迟到了。他满不在乎的想,反正已经迟到了,也不在乎十分钟二十分钟的事。他随手把那一摞纸扔到垃圾桶里,继续慢悠悠的走着,一路上摘个花揪个草,遇到美女就叼着草上前搭讪。
  解剖课的教室,靠近一棵参天大树。大夏天的,这里仍是阴冷的逼人。小空远望着刷的白漆漆的墙,脑中联想着电视剧里法医解剖尸体的场面,有一种阴嗖嗖的感觉。
跟其他教室的鸡飞狗跳不一样,四周很安静,只有一个清冷又有磁性的声音在不缓不稳的授课。除此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这是都睡着了?小空决心给大家留个深刻的印象。来个“big surprise”,顺便拯救一下这位“可怜”的老师,“悲催”的“听课率”。
  于是他一蹦一跳的走到门口大喊一声“迟——到!”
铿锵有力,绕梁三日,掷地有声!小空很满意这个效果,为自己点赞。
  但朝门内一看,他发现班里面没有一个人在睡觉,全部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表情严肃,聚精会神地围在教授旁边听课,看他做解剖演示。在听到他那如平地一声雷的“迟到”后,都齐刷刷的望着他。眼神中有惊讶的,有惊吓的还有疑惑的,但是最后都变成了怜悯……怜悯?
  中间的教授头不抬,手上解剖的动作也不停,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说:“网中人的课可教不起迟到的学生,要么现在给我滚出去,从此之后别出现在我面前,要么……”
  “要么什么?”小空接腔。第一天上课再被撵出去,帝鬼干爹也会被气死的。他摸摸鼻子,才惹完史艳文,干爹再生气,他就要以地为席,以天为盖,天天嗑西北风了。
  “哼,要么就给我死来。”
  “哦?”小空挑眉,整个金光大学看在他两个爸的面子上,就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他倒要看看这个挂科率最高的教授能有几把刷子。
  于是他吊儿郎当的走过去,歪歪斜斜地靠在解剖台上,笑的万分轻挑:“我过来了,怎么?老师你让摩罗过来有事吗?是不是……”暗示性的挑眉。直到这时,他看到教授精致的不像话的脸,才意识到这是生物系的“高岭之花”网中人。于是他带着挑衅的眼神,又作死的添了句,“系花教授。”
  居然敢叫出网教最讨厌的称号,班里的其他人已经拒绝使用怜悯的眼神,一脸望智障的表情看着小空。
  在听到最后一个称呼时,网中人的手一抖,把手中解剖材料的一个重要血管切断 ,一份完整解剖就此报废。
网中人冷着脸,脸上像是结着冰霜。他慢条斯理的脱下手套,洗手,重新拿起他的解剖刀把玩在手里。
  “同学,你想好你的死法了吗?”
  “哈?”
  “我刚刚不是让你死来吗?”网中人浑身气压低的可怕,站在他旁边的人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小空科科一笑,上个课迟到还得去死?他暗自翻个白眼,真是帝鬼干爹带的一群奇葩下属。但他连金光前任、现任一哥都没怂过,他怕过谁?
  索性继续挑衅道:“那您老教我一种死法。”
  网中人怒极反笑,扬眉说:“好啊。”
  接下来的事,小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那柄上秒还在网中人手中转着的解剖刀,是如何越过层层人群,从十米外,准确无误地与他的腰插身而过,然后嵌入墙体两公分有余。
  小空吓得脚都软了,背靠着墙,双手扶墙几乎站不稳,好久没缓过来。
  目瞪口呆,这,这他妈的算是谋杀吧?腰侧墙壁上明晃晃泛着寒意的解剖刀提醒他,刚刚是有把刀直扑门面,离他腰侧不足三寸,差一点儿就要送他去冥医那喝茶。解剖刀反射的寒光直让他头晕。
  小空的内心是崩溃的,帝鬼干爹的生物系太可怕了,我还是要叔父充满爱意的揪耳朵。
  他咽了口唾沫,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容:“网教,实在不好意思,叨扰了贵人。我…我不小心走错了教室。你放心,我立马走,立马走。”说完就跟脱了肛的野狗一样,向门口蹿去。
  “戮世摩罗同学,15届中文系学生。帝鬼刚把你转过来,你没有走错教室,不用离开。我会‘好好的’教授你。”
妈蛋,小空边跑边在心里狂骂网中人。帝鬼跟他说了还敢这么对他。
  但眼前又一道寒光闪过,小空整个人都呆住,一动也不敢动。
  盯着离自己鼻梁不到一公分,插入墙泛着寒光的解剖刀。刚刚从他面前经过时,刀气还划过几根头发,被截断的头发,现在正慢悠悠的飘到地上。
  小空只觉得心脏处突然传来一阵莫名悸动,窒息感从胸口传开,眼睛一翻就倒在地上。
  倒下去前那一秒,他只想骂一句妈的,网中人。今天只顾着和史艳文吵架,竟然忘了吃药。
  小空华丽丽地晕倒后,周围一阵议论纷纷,但碍于网中人的面子没敢上前。
  一个眼尖的女生发现小空倒下后,脸色苍白,无意识地捂着胸口闷哼。一个大胆的人走过去探了一下鼻息,随后尖叫出声,声音发颤地说:“老师,他快没气了……听别人说,小空他好像有先天性心脏病。”周围的人一阵惊慌。
  网中人只是冷哼了一声,“还没有人敢在我的课上装死。”他叫两个男生把小空抬到解剖台上,冷笑说:“今天我就给你们演示一下心肺复苏。别等到你们当医生的时候,连这都不会,结果病人直接送到我这解剖了。”众人一颤抖,他们的网教现在心情非常的不美妙。总感觉网中人黑着脸站着解剖台前,不是为了救人,而是想把小空解剖了。
  小空迷迷糊糊的睁眼,想自己是不是上了天堂。明天金光市的头条会不会写上“惨案,恶毒高校男教师残忍吓死学生。”,爹亲和大哥会不会伤心什么的。
  但唇上温暖的感觉把他拉回现实,他下意识地舔舔,结果发现身上的人身体一僵。小空睁大眼睛,发现网中人正在给他做人工呼吸。长到腰侧的棕黄色头发垂下来,落在他的脸上,又滑又痒。
  完了,小空绝望的又把眼睛闭上。既然碰到网中人,那自己铁定是下地狱了。
   网中人见他醒来转身就走,冷哼一声:“既然醒了,就别装死耍流氓。”然后把小空的包甩给他,“自己找药去。”
  小空堪堪接住自己的包,在几个同学的帮助下找到药,慢悠悠地就着水喝下去。
  才好一点,他就使劲的拿袖子擦自己的嘴,毫无血色的嘴都被擦的殷红,他一天也不想让这个天天摆弄尸体的臭教授的气息留在他身上。
  网中人原本双手环臂,静静的站在外围看着小空,表情冷漠,不发一词。见此,他冷笑一声说:“班长把药用酒精给我拿过来,我也消消毒。”
  小空被气得眼睛上翻。网中人竟然敢嫌弃他,这可TM的可是他的初吻。你以为你夺走的是谁的初吻?是一个英俊潇洒,在中文系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美男子,是中文系女生的梦中情人!(bushi)
  网中人补刀 :“可别再晕了,下次他们再把你抬到解剖台上,我可就不确定是救你,还是把你大卸八块了。”
  妈的网中人,小空被气得浑身发抖,瞪大眼睛,手指颤抖的指着网中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旁人见状,连忙扶着小空去医疗室。再这么下去,就算小空是好好的,也会被网教的毒舌气死。
  “戮世摩罗同学,祝你早日康复。”刻意压重的重音,是个人都能听出里面的不怀好意。“明天上午去我的办公室一趟,我给你补补今天落下的课。”
  小空干脆头一歪装死,表示不想听您逼逼。吓得众人又是一阵手慌脚乱。
  总之,这就是网中人和小空的初次相遇。生物系颜值扛把子老处男网中人,交代了自己三次十多年的初吻;天天满嘴跑火车假装老司机,其实纯情的不能再纯情的小空也葬送了自己的初吻。

我要去反思一下我为什么写出那么垃圾的文章>﹏<
熬夜写,困。下次再改。
发现自己错字好多。捂脸,你们是怎么把一个错字连篇的文章看下去的(/∇\*)多谢包容
想要评论>ε

评论 ( 19 )
热度 ( 49 )
  1. 火星人黑米碎叶 转载了此文字

© 碎叶 | Powered by LOFTER